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婚外恋情引发命案

[复制链接]
山东法岳调查 发表于 2024-1-9 15: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婚外恋情引发命案

定静小区深夜突发命案,老实问分的中年男人离奇上吊自S,很像下面射的凳子,丈夫意外S亡,妻子却表现异常,令人移动,顿生又递烟,又递啥?
他又不哭着递烟,反医,不是看似简单的上吊自S,引出一段不可告人的婚外恋情有什么不能长成关系。
我们有更多惊人类型庭审现场,马上播出庭审现场。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凌晨四点左右,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山东滨海公安局滨东分局幺幺零指挥中心响起,报警人是个女人。
她说,刚刚发现她丈夫竟然在家里上吊自S了,让警察赶快过来看看。
接到报警。滨东分局刑侦大队迅速赶往案发现场。
当时现场给我们第一印象啊就是个自S,很像下面设的凳子。今天一看,要走自S了,S者是当地一个工厂的临时工,叫刘利明。
五十三岁。报案人是他的妻子王玉景。王玉景说,昨晚,她和丈夫因为一点家庭琐事吵了架,万万没想到夜里,丈夫竟然想不开上吊自S了,S者就掉在家里房顶的一根暖气,管道上已经S亡,办案民警很快展开调查。
然而,期间,S者妻子王玉警的一些举动,引起民警的注意,这个女的来了,又递烟又递啥,他要不哭又递烟,反正不正常的正常,丈夫S了,应该哭又闹,已经感觉不是很很痛苦的样子。
丈夫突然S亡,撇下他们孤儿寡母。作为妻子,王玉景不但不悲伤,还忙着招呼。
张罗有些蹊跷,民警凭直觉认为王玉景和丈夫感情不好。
民警在和王玉景六岁的女儿聊天中得到一个有价值的线索。
孩子提到一个叫马宏文的男人说,昨晚这个马伯伯来家里了,他睡觉的时候,马伯伯还没走马洪文,这个男人是谁?
他和S者一家难道有什么瓜葛通过这调调查呢?反映就是马洪文说是没有到过四个家。
完了这个报案人王玉景也报警,说是马宏文,没有来过。
他童言无忌,孩子应该不会撒谎。那么王玉景和马宏文在隐瞒什么呢?
这真的是一起自S案件吗?几小时后,技术人员对尸体的勘验也有了重大进展。
结果证实了民警的猜测。原来刘立明果真不是自S,是被人勒S,后又吊起来伪装成一个自S现场。
那么是谁S了?刘立明是谁煞费苦心的制造了,这起谋S呢?
我是琪琪,欢迎您收看今天的庭审现场,一场看似简单的自S案件,实际上竟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S案。
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被害人妻子王玉警的心理防线逐渐崩溃。
她交代是她和当晚一直在他家的马洪文共同SS了丈夫刘利明。
邻居们眼中,王玉景啊是个老实的女人,大家很难相信他能和外人一起SS自己的丈夫。
这当中一定有什么内情?这个和王玉景一起S人的马洪文是谁?
这个男人和王玉景又是什么关系?每一个案件背后都充满着曲折离奇都有我们意想不到的案情开启。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玉警马洪文故意S人一案。
对,这个后悔S了,我回去了,但是回来了,感谢回来了,感谢你一生把孩子也困了。
嗯,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现在开庭带被告人到庭。
王玉景,女,四十七岁,农村务工人员被检察机关以故意S人罪,提起公诉。
马宏文,男,五十四岁,农村务工人员被检察机关以故意S人罪提起公诉法庭一并审理被害人刘丽明子女提起的民事赔偿,下面来进行法庭调查,请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山东省东营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东检刑诉二零零九三十七号。
被告人王玉景。公诉人指控被告人王玉景和马宏文曾多次预谋SS刘丽明。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八点多,马宏文趁着夜色来到王玉景家,此照事先的商量,王玉景故意找茬和丈夫吵架。
此时,马宏文看时机帮熟悄悄绕到刘立明身后,将事先准备好的布袋子套在刘的脖子上。
王玉景马上上前帮忙,两人合伙将刘磊S,随后两人又将尸体拖到里屋,将尸体悬挂在暖气管道上制造自S的假象。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玉景马宏文的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故意S人罪追究两人的刑事责任。
那么王玉景为何和马宏文一起S害丈夫,她和丈夫的关系是不是不好呢?
我们走访了和他们一起打工的工友,令人意外的是,大家都觉得他们夫妻关系挺好的。
而且王玉景的丈夫刘立明,不光人好,还非常老实,平时看起来很好,那你还挺好的的。
你你那两个人刚活上班,刚活下班呢,我发正出来,你一个两口子都挺好的。
你不出来就是那两个村刚活上班,打的也都很好,是咋这个看着是和夫妻干的很好似的,感觉,说不出来有什么问题没什么呃,王云景这个人觉得怎么样,一天干活不来,他也能老是在那儿干活。
她丈夫呢她丈夫更老实了,更老老实是这个思,还有知婚外恋人曝出王玉景和丈夫刘丽明之间的生活细节,她老公一不抽烟,二不喝酒,回家做饭,做完饭吃饱饭,一收拾桌子,再刷锅刷碗蒸馒头,那个啥活都报了,他就是看着孩子接接孩子法庭调查,将被法庭上的王玉警看起来弱,不禁风,很难把眼前的她和那个狠心S害丈夫的女人联系在一起,法庭将就他为何和马宏文合谋SS丈夫展开调查。
他和马洪文究竟是什么关系,也将浮出水面。被告人王玉景,你和本案的被害人是什么关系?
中夫妻夫妻关系是吧?既然是夫妻关系,你是为什么要和马洪文一起预谋SS你。
丈夫呢?我们两个共同生活的有六七年,从有了这个孩子,两个人光和我打仗。
法庭上,王玉景情绪激动,一直哭个不停,他向法庭哭诉自己遭受的不幸。
据了解,王玉景和丈夫刘利明都是再婚,当年两人都是为了对方而毅然离了婚,组织了现在的家庭,按说这种得之不易的婚姻,两人应该真婚,可为何还会酿成惨剧呢?
为了光打我骂我光打骂孩子和我,这是我恨一他我们两个人接着在一块生活也不容易成这个家,可是他一点也不珍惜。
王玉静说,刘立明嫌自己生了女孩就开始变了,不光打骂自己,还狠心的打年幼的女儿,就在他情感上比较失落,比较无助的时候,在打工过程中,他认识了马宏文,两人一见如故,感情迅速升温,马上确定了婚外恋人关系。
从马宏文提出SS他来,我才有这个想法,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首先是马宏文向你提出的吧,是现在刘丽马宏文说用药,我说不行,我说那不行,怎么办?
你你想别的办法吗?但是没有光问以后,我给了一段时间,我才说要不用布袋子,用吊S他,是你提议用布袋子吗?
是我说过案发当天上午你从老家回来,然后马航文去火车站接的。
你对在这个时候,他也说今天下午动手,我说能行吗?
我说我我要回我回来,还有很多事,他说是你要不因为不动手的话,我今天下午我就不来接你。
王玉玉景说,案发当晚七点左右,他听从马宏文的安排,把作案用的布袋子给马宏文送了过去。
随后,王玉锦回家和丈夫女儿吃了晚饭。八点多钟,马宏文如约来到王家。
此时,两人准备勒S刘立明的衣袋子,就藏在马洪明的衣袖中,S神已逼近刘丽明丝毫没有察觉,饭后还忙前忙后蒸着一大锅馒头在家里马红梅去了。
他说今天晚上能动手吗?我说他蒸馒头,他说那等整完妈头发,他说嗯这个时候我们这样商量,接着讲怎么动手的,蒸完馒头,我回老家真是我和他真是成这个家,真是不容易。
我们为了他真是娘家,我都不去,这时候他竟给我打招呼,我真是很寒心。
有了孩子以后,两个人光打骂王玉景说,他想着和刘丽明结婚这几年吃的苦受的罪气不打一处来,就和刘丽明吵起来,两人越吵越厉害。
马宏文借时机成熟,悄悄的站起身来,我给他吵着的功夫。
马宏文站起来,把背后搭上绳子,搭上绳子得提起来,我也帮着他提是马宏伟主动做的吗?
你有没有给他暗示过,我没给他们暗示,没有暗示过,没有立完之后,你们怎么做的?
对完之后,马宏伟说吊在那个梁上,吊在那个暖气管线上没聊个。
就这么说,在这个你们两个人就商量把他调到哪些板上了,是吧?你们为为什么要把他调到农天板车上嗯伪造现场?
王玉景说,他帮助马宏文勒丈夫的脖子,直到马宏文摸摸其胸口不跳了才松开手。
接着在马宏文的提议下,两人把尸体挂在暖气管道上。
被告人王玉景的辩护人义无发问,有我有几问题问你一下啊嗯呃,你是因为刘丽明常打骂你和你的孩子,因此你才想把刘立明给SS。
那么你听没提你的孩子,你将来想过呀,当时间活动,我没想没想过是你是轻众麻哦,也是活的,你自己一个人敢不敢去S,刘立明,我不敢。
那么你自己一个人能不能把刘玉明给S了呀?不能法庭上,王玉景一直哭诉自己的婚姻。
不幸福丈夫打骂自己和年幼的女儿听起来啊,他的日子确实不好过,这似乎就是她SS自己丈夫的理由。
但是他描述的夫妻关系紧张不和,为什么别人都说他们夫妻看着正常,甚至关系很好。
那么本案的另一被告人马宏文是否像他在法庭上所说的那样,在其中起了主谋的作用呢?
然而,令我们大吃一惊的是,马洪文对此另有一番说辞,令人意外的一上来,马洪文就一口否认,他和王玉警有任何关系,他更不承认两人是秘密婚外恋人。
被告人马红梅公诉人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实事求是的,回答你能做到吗?
能做到你和本案。第一,被告人王云景是怎么认识的,我的又都是一块打工,总体上认识的,你认为你们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关者,我这就是一般一般朋友我一般在一块打工还什么关系哈,一般朋友关系吧。
嗯两人之间有没有发生不正当关系,不正当关系,就是普通的关系,就在这一块无话不说呗,就是说这块有没有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不能聊财关系,我没有,我也为上。
因为我从三十年以前,八零年我从八零年我是做的,我是做了戒育,拿扎手术。
被告人马宏伟对到这个希望你啊能面对法庭实事求是的回答嗯,是你在公安机关已经做过多次供述,对不对?
对,同时呢,也有本案。第一,被告人王玉景在案,对,希望你呢能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嗯,对两人之间没有发生不正两性关系不在一块儿过过,待过待过,但是发生过是不是那发生过对马宏文扭扭捏捏的承认了和王玉景发生过两性关系。
接下来他的供述又让我们大吃一惊。他说,王玉景经常说,不想和刘利明过了。
他建议,王玉景离婚,但王不同意说,自己离过一次,不能再走老路,会让人笑话。
王玉景一直就想着把刘利明整S前后提了几次,求他帮忙,都被他拒绝了。
这几次都是王玉景提议的吗?呃,对,又没有有议议,主动动我我我我我也从来母亲,或者我这这国家是他做都说做离婚,对吧?
主任,我说你这他的罪恶性又不然这是这是我的,我的我的这是我大吃一见,在是谁?
先提议SS刘立明的问题上,马王二人都说是对方的主意。王玉景一直哭着说,从提出整S丈夫到动手S人都是马宏文的主意。
他只是听从马的安排,但马宏文坚持说,自己和刘立明无冤无仇,从来没有SS刘的念头。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王玉景所为。他只是看着王玉景,一个女人可怜,才同意帮他的。
马宏文说,自己虽然嘴上答应了王玉景,但实际上心里另有一番打算,我打好哭了,可在我我我我正好就拖着脖子上以后,我想他不反抗吗?
刘立明不反抗嘛,他一反抗说这个事,我就马宏文想他若动手勒。刘立明刘立明肯定会反抗,那他就顺势松开手,这样既完成了王玉景交代的事,又不得罪。
刘立明也不是说他说也不知道,我看我我想抓良好来的。你看我这这个事到到比较后这么整个这么成成成成真的了。
结果他刘丽这刘文元他他一动不动,你看就就给他搁出口水,说水马红梅到你你停一下啊。
嗯,你到这个王玉景家之后,你和王和王永之之间说什么话,他他往这这他让这里吵吵吵以后,就把他他我的那刘立明坐到那我我那那那那我那个从沙发上,这时时我我我就给你砸起来了起来,他砸到那个刘立明借钱,这时候他又他又他等俺的都说话之间,他又举了几个亚舌,然后他那意思是让我把绳子拿出来,套到脖子上,然后你使劲勒了吗?
当时我说的人,我当时我也不记得是什么事了。当时他我我我我就跟我说,有没有用,李磊自己记不清楚吗?
不可能套到他的脖子上,这个绳子就就套紧了。李雷李来以后,当时当当时我还累了,对不对?
当时李磊,我还有女的不打,我就什么,我就跟我说,你这个时情时间时间差别痛快,差别痛快,我已经动手了吗?
他还动手了呀,他他动手手了,也动手手,对不不对啊,然后被害人反抗了吗?
啊,被害人反抗了吗?那他没发抗,发抗,是不是这么活着?
发炕是我没有睡着,北海人被你勒脖子一直不反抗,你感觉你的陈述符合逻辑吗?
他他就这么发抗啊,他说他说说他是发抗主这人实事求是的回答问题啊。是啊,我这这是我说出他他他他确实没发抗,北海人被你一直勒着,没有反抗,摸着出子摸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这个意思?
对啊,马洪宏文供述两人用力勒了刘立明五六分钟,接着在是谁摸S者的胸口,确定其是否S亡。
这个细节上,马洪文供出和王玉警完全相反,反说说法,玉警交代说是马洪文弯腰,摸摸了丈夫夫胸胸口确认丈夫S亡。
但此时,马宏文却一口咬定,这都是王玉景干的。随后,王还提议把尸体挂在礼物的暖细细道上。
他一切都听从SS警的安排,王玉景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提议的王玉晶,这是王玉晶,这这这他又他他时间安排好了,就就就商好了,就是就做个吊车以后做个乱七八糟哈。
你们俩怎么把这个尸体挂到这个墙上去的,我操说他我我抱他腿,怎么他他给他抱到多少,他抬个头审判长讯问,在这到王浩文被告人王玉景想SS这个刘利明这件事呢?
你知道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吗?我不懂,我不懂得这个这个法律上这个这件事,我我我我也不懂的。
我当当我这个法妈可能主要是或者我也想问一下,一个人是随便可以让别人SS的吗?
当时我没伤的时候说啥子,我是想吓唬他来的。你回答一下,就是说王玉军为什么要与你要与你来商量这个SS刘立明这个事,而不是与他人商量其他人你去商量这个事。
刚这一会儿对对,还像说的他他无法比,就说你们两个人之间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到了无话不说的程度啊,你刚才讲呢,就说你把绳子套在这个刘明脖子上的时候呢,刘瑞明如果反抗的时候,你就会放弃。
嗯,对,拿来没事的。嗯,你想没想过刘瑞明,如果告发你S人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你想没想过那商务关系没想过你刚才讲过呢,用绳子勒刘立明的时候呢,刘林没有反抗,你认为的反抗应该是刘立明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是认为是反抗。
我那当当时我说他太抓绳的时候,当时我这我生手了,我这我这我这个打我打扑给我打那个扑我这我是抓个了啥气分也不也不也不也不对待他也不对待他。
我说我这是我我我想了个主意,你当把绳子这个套在刘黎明脖上勒。
刘立明的时候,刘立明是什么样的反应?他没反应。王玉景和马宏文从二零零八年十月确立,婚外恋人关系到十二月二十四日深夜勒S。
王玉景的丈夫刘立明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的感情就让他们产生S人的想法令人有些不解。
然而,在刚刚的法庭审理中,这对昔日的有婚外恋人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争着把罪名推向对方。
那么到底谁说的是事实?公安机关提取的两被告人之间的短信内容将为我们揭开案件真相举证质证。
下面由控辩双方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向法庭提供证据。
首先,由公诉人举证,首先向法庭出示第一部分证据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王颖的供述证实,为了与马浩文结合,与马浩文预谋到一起,SS刘立明的过程。
两千零八年十月份,我丈夫刘立明回家待了二十多天。马宏文到我家找我说是喜欢我,我们就发生了不正当两性关系,并且瞒着我。
丈夫一直到现在,我和马宏文在一起的时候,也曾经商量过弄S。刘立明接着,公诉人还出示了马洪文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记录以及两被告人之间的短信内容呃。
下面向法庭出示被告人王云景以及被告人马宏文两人在两千零八年九月十九日一直到两千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两人之间的所有手机通话记录以及短信通通信记录以及短信的短信内容呃。
首先说明一下此份短信内容啊是通过侦查机关通过秘密手段获取。亲爱的,你走之后,我和这该S的打了一仗,为了他说让你们走,我不愿意没事,你不要不高兴,以后再弄S他什么也别说,就是不理他,要是急了就狠狠的把他往S里弄,他,不要怕他,不要。
还有我呢。然后两千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王云景发给马宏文短信,我收到了,一定要弄S他。
马浩文给王爱景的短信,十二月九日我看好了,不是他S,就是我S,这都是你说了算,十二月十日,你就是下不了狠心,十二月十五日到家了吗?
他要是问你就弄S他亲爱的老婆,我想你太想你了,那该S了回来了,真想把他弄S算了。
王玉警给马浩文发个短信,亲爱的,为了你我苦苦S受S,我也愿意,我也值得随意想吧,人和心都交给你了。
通过公诉人宣读的王狱警马宏文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两人的短信内容等大量证据。
我们可以大致还原出案件原貌。零八年十月份,王玉景趁丈夫不在家的二十多天里,和马宏文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产生婚外恋情。
随后,两人经常在一起或发短信商量,要把王玉景的丈夫刘利明整S。
其间曾说过,用被子捂S用农药毒S等方法。比较后,王玉景提议用布袋子勒S案发当晚八点多钟,马红文就来到王玉静家,一直做到九点半左右,等待作案时机,一一个家有小女孩,等着小女孩睡觉再动手。
完了以后,他就那个马洪文就在这坐着,呃,S者就在这坐着啊,四楼就在这个位置坐着,按照事先的商量,王玉警故意找茬和丈夫吵架。
此时,马洪文看时机已到,悄悄绕到刘利明的身后,迅速将布袋子系好扣的一头套在刘的脖子上,王玉警也马上过来帮忙一起勒勒了五六分钟。
王玉警摸了摸刘的胸口,确认其S亡后,两人就松开手。
此时,刘的手指全部蹭破,血流在地上,腿部也蹭出了血。
王狱警怕被人发现,赶紧拿布将血迹擦干净。随后,王狱警又让马洪文和自己一起把尸体拖到里屋,挂在暖气管道上临。
随后有遗失现场意识到,你知到这个,把他调到这个氧气管线上掉到那气管上以后,伪伪伪造了个自S自S。
现场作案后不久,马宏文离开王家凌晨四点多,王玉警打电话报警,谎称丈夫上吊自S,由此有了节目开始的一法庭辩论。
法庭调查结束,下面进行法庭辩论。
公诉人首先发言,一被告人王玉景马宏文的行为构成故意S人罪。
公诉人认为,经鉴定,刘丽明系为他人用布袋勒颈部致机械性窒息,S亡后伪装自缢身亡。
也就是证实,刘丽明系被他人所勒而并非自S。第二,被告人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玉景马宏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S人罪,且不具备任何法定的,从轻或者减轻的情节。
公诉人指出,刘丽明被害一案是在王玉景和马宏文之间相互不断的商量中发生的。
两被告人共同预谋无法区分谁的责任大谁的责任小两人都认定为本案的主犯。
两今天的法庭审理中。两被告人也都没有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当判处S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审判长,审判员希望对各被告人的事实情节予以综合认定,对其做出合理的判决。
公诉意见发表完毕。下面由被告人进行自我辩护,犯罪,孩子太残忍,这我又不是不是说这是马孔也提议说是治S他,我也没有这个想法,从来没有,只有说是我媳妇,我带着孩子走,我也没有这说是治S他对象。
然后我也在这样话里是吧?
就是说你要不S,你要不真不想处法来,反正我也我也活不成我我上你们家吊S我受不着你。
其实我这个样我才去想出这个办法的孩子说的太惨了。
我说的孩子太可怜了。我九岁的孩子母亲读是下面由被告人马宏文自我辩护,我和刘丽明又没什么利害关系,又没没没什么仇,没什么害我,为啥我为什么要要要离S他一个啊自信的回答。
你自己提出的问题,我是为了同情,他为了为了为了这他,他说让他一开始说这个是为了帮忙,他说发生这这一切的一切没有他的批准。
你说我的我我我不能,我不能跑他下去,把他累S的。下面由被告人王玉的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
王玉警的辩护人。首先认为是马洪文提议SS刘立明的王玉警,从个人能力和胆量上都没有可能独自去S人。
由此,王玉警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处于辅助作用。这个王玉景一个六岁的孩子,他现在父亲已经没有了需要母亲的哈能够生活下来,在以后的生活中能有所依靠。
呃,这个问题呢哈请合议庭能够适当的考虑马宏文的辩护人同样认为马宏文在本案的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马宏文既没有提议犯罪,也没有为犯罪准备作案工具行为强度大小,不能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来区分。
虽然马宏伟是一个男人,身体也比较魁梧,但是不能。
据此主观的认为,他在作案的过程当中所起的作用就大所起的强度就大。
通过王玉静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我说说的几句话可以判断这几句话是我临S你这个熊玩意多使点劲,不要松手,说明他在共同犯罪中,马红所起的作用是辅助性的,是次要作用。
随后,法庭就民事赔偿部分进行了审理。被害人刘立明和前妻所生的两个子女,一共提出了三十万两千一百五十五元的赔偿数额。
刘丽明和王玉景的女儿刘萌萌提出四十四万两千三百零四元的赔偿数额,两被告人都表示愿意赔偿,但都没有赔偿能力。
两被告人站起来,被告王玉静,你做比较后陈述,我对S者也是很比较有惬意。
对家属也表示表示,对S者的家属也家属也表示清你对自己的行为有什么认识有三句?
八点九二零三第二人还有没有就是在家庭当中不该这样做坑了孩子了也也也没对不起了。
也下面由被告人马宏文做比较后陈述。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因为我这个是糊读不懂话,构造了犯罪,我,他就是认罪合法,积极赔偿,请请法法院法官从轻处罚。
比较后陈述完毕,下次开庭时间,地点另行公告,现在休庭休庭后,在对王玉景的采访中,当问及马宏文这个当初能让他下决心SS自己丈夫的男人时,王玉景显得很迷茫。
你看他这一切不知道王玉警一直哭着说,对不住孩子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年幼的女儿走的这一切都不是幸福。
孩子舍的太残酷了,我是一辈思心。
孩子了的心里S了碎了呢,对不住那孩子我这一直就对不住他对不住那姐妹对自从王玉景出世后,他女儿就一直寄养在王玉景的大姐家里,不到六岁的孩子已经离开妈妈八个多月了,从他妈走了以后留给我八个多月了,他从来就没问一会儿,他就没说大姨妈,俺妈妈上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没问孩子快六岁了,可还是没有户口眼看着就没法上学。
小女孩现在成了没人要的热山芋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因为家庭矛盾也一直跟孩子没有来往。
我现在是捧着这个孩子哈,说个天社过是立皇叔,他这个刺猬什么扔了,疼的好,我捧着打他手。
好在记者结束采访,准备离开时,孩子突然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
六岁孩子的眼神中流露出本不该有的恐慌不安,或者还有我们读不懂的东西。
宣判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宣判。
法院认为,在犯意的提出准备作案工具过程中,王玉景起的作用较大。
二具体实施犯罪过程中,马宏文起的作用较大。因此,两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相当故不区分主从犯王玉景与刘丽明均系再婚婚姻基础较差,案件的发生与家庭矛盾有一定的关系,系婚姻家庭纠纷引发的S人案件归案后,两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根据相关法律判决如下。
二被告人王玉景犯故意S人罪,判处S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马宏文犯故意S人罪,判处S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王玉景马宏文共同赔偿被害人刘利明的子女刘家顺刘家珍刘萌萌共计三十六万五千八百零四元。
王玉警马宏文相互负连带赔偿责任。王玉锦和马宏文服从一审判决没有提出上诉。
王玉景比较后一直提的是,他害了女儿这个孩子的确很可怜,已经失去了父亲。
母亲即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很可能他会成为孤儿可孩子目前所遭受的一切都来自他的亲生。
母亲王玉景在犯案之初,为何没有想想年幼的女儿婚外恋情已经不是新鲜的话题,但若是想通过谋害他人非法的手段来实现,那等待他们的也终会高墙内的生涯?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琪琪下周平视线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Get更多资讯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